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美食

美,不远生活

2022年08月02日 16:51:27320

摘要:人生如寄,光阴如过客,若在尘世烟火中偶得闲来,窗明几净,晏坐窗下,无烦事劳心,无名利劳形,苔翠入眼,鸟声印心。 神思一片清明间悠悠然或读一本古书,红袖添香;或吃一盏新茶,清风明月;...

人生如寄,光阴如过客,若在尘世烟火中偶得闲来,窗明几净,晏坐窗下,无烦事劳心,无名利劳形,苔翠入眼,鸟声印心。

神思一片清明间悠悠然或读一本古书,红袖添香;或吃一盏新茶,清风明月;或侍一朵花开,吹香满襟;

或做一个闲梦,蝶眷缱绻;或饮一杯醇酒,漫醉花阴......这些美好,都是寻常生活中所得。

所以,我们未必定要隐于南山、觅于桃源。珍重当下,在生活中亲近美、发现美。在一器一物,一餐一茶之间,若留心,美都会从中泛出细腻的光华。

图 | 清可QINCO

也正因为生活中有美,美中有深情,我们才会对本白如宣纸的人生那般留恋。

晏同叔《浣溪沙》词“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其清贵闲晏的生活中,感伤流年易逝,去年美好与今年美好即便再相似也终于不是去年情味了。

年年开落的花变了,人的心境也不知何时变了。这种无可奈何的审美感叹和李易安词“旧时天气旧时衣。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是一致的。

展开全文

图 | 清可QINCO

我们在最深的红尘里邂逅,摘一朵花簪于鬓间,眉眼盈盈,羞靥含笑,玲珑生致,是诗、是画;

皓腕袖挽,素手烹羹,浣衣煮茶,教子相夫,是生活。两者和谐生美而有情有味。

台湾诗人余光中在散文《听听那冷雨》中有这样一段“听听,那冷雨。看看,那冷雨。嗅嗅闻闻,那冷雨,舔舔吧那冷雨。”

美,在于体验,在于亲近,我们不妨亲近生活,在生活的光景中去体味那纤微细腻的美吧。

图 | 清凉地儿-了琹

高树小院中,窗对芭蕉影。人清闲无事,可坐卧随心,可蝴蝶游梦。

夏日清居烦闷,汗浸衣裳,倏雷声隐隐,骤雨敲窗,刹那洗出一番清凉世界。

雨打芭蕉,聒而有韵;紫薇花落,耽梦何长。

图 | 清凉地儿-了琹

吃茶,是偷光阴的事。碌碌浮生,或与二三好友共趣一壶,或一人闲处得静独赏,云烟来去,宠辱不惊。

或默处茶室清虚之所,或徘徊山中涧谷之中,炉事茶烟,破人孤闷;香只一叶,涤人心神。

江南水乡,烟水如梦,若逢女娘问得:“郎若闲时来吃茶”,真个情味饶有,茶有故事了。

图 | 清可QINCO

家有好妇,烹羹调汤;家有好夫,煮饭烧菜。当下早已不是“君子远庖厨”的时代,夫妇有爱共事一餐,一生两人三餐四季。

一粥一饭之中,有无言的爱与暖。人间情意真伪深浅,未必逢人间灾难时轰轰烈烈才能见证。

平平淡淡生活,寻寻常常滋味,一羹一饭,食之不厌;岁月绵长,处之不腻,日日相对,已足深情。

烹一碗他最爱的汤,烧一顿她最喜的菜,胜过多少甜言蜜语,你侬我侬。

图 | 若寒Rock

私下颇爱柳三变词“闲拈针线伴伊坐”,夫妻间爱意似于此中道尽。

爱本寻常情味,淡而长久,他对她好如夏日风凉,她对他好亦我自卿卿,无关旁人,如此述来颇有一种张敞画眉意思;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事无关风与月。”她用一根针细细密密的缝补着流年静好,他便调笑着也拈了针来有样学样,相伴而坐。

岁月无声,这时彼此眼里只有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温柔,山河岁月也蓦然多情起来。

图 | 清可QINCO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游子将远行,灯下老母缝缝补补一件旧衣裳,生怕因归期未期的孩儿在远方游历中衣裳薄了、破了而受寒受冻。

昏花的眼,粗糙的手,摇曳的灯光缝补出了人间最暖的温度,便是一个补丁,也饱含着母亲对孩子的浓浓爱意。

路边的一朵无名野花冥然开落,生灭无声。生活中的美亦如那无名野花开的无言。

且用心看,用心去体味那如春雨般润物无声的美与深情。美不在天上,在这烟火人间的寻常生活里,在那茫茫红尘中。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