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服饰

欧巴43|生日收到情趣内衣,夜里太入迷,玩出了血

2022年08月25日 03:28:13450

摘要:欧巴43|生日收到情趣内衣,夜里太入迷,玩出了血 亲爱的,你们期待已久的新连载《你好,欧巴》上线啦~,本故事也是小西粉丝的真实故事,今日加更第43章。错过前面章节的宝们,可以进...

欧巴43|生日收到情趣内衣,夜里太入迷,玩出了血

欧巴43|生日收到情趣内衣,夜里太入迷,玩出了血  穿着情趣内衣的美女室内拍写真 第1张

亲爱的,你们期待已久的新连载《你好,欧巴》上线啦~,本故事也是小西粉丝的真实故事,今日加更第43章。错过前面章节的宝们,可以进我主页搜索:欧巴,阅读之前章节的内容哦~

1

在伦敦现场看奥运,结果一不小心,我和Will就上了电视,这种缘份也让我以这种方式向全世界昭告了我们的爱情。

就在我各种开心时,Will却不知死活地问我,中国队和韩国队谁会赢?

我朝他挥过去一拳,抢过他手里的咖啡放在地上,又强行递给他一面红旗:“我花钱是来看中国队升国旗,听中国国歌的,不是来和你探讨中国队能不能赢的。”说完还给了他一脚。

他挥动着红旗,嘴里却小声嘀咕道:“可是,门票钱都是我花的啊,咋变成了你花钱买票看升国旗了呢?”

我正要强词夺理,阿超忙一把搂过他的肩膀安慰道:“今天她过生日,所以她最大,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听着就好了,省得挨骂。”

或许是被我那一脚踢怕了,也或许是阿超的提醒让他明白了什么,那天一直到颁奖结束,Will都没再提过韩国两个字。

散场时,我们从场馆出来,也许是他真的长得有点帅,竟然有美女打招呼问他来自亚洲哪个国家时,他居然毫不犹豫说他是中国的。那求生欲也是够够的了!

2

中国队上台领奖时,我在观众席上厚颜无耻地跟大家说:“感觉这是中国队给我准备了个生日大礼啊,这太惊喜了。”

阿超斜了我一眼,很败兴地说:“你这多大脸啊,还能联想到那去?”说完还问Will,“她平时是不是也这么自恋?”

展开全文

没想到Will 毫不犹豫地怼回去:“你这多大脸啊,你问我就得答啊?!”

看着阿超吃了瘪,我笑得前仰后合,欧巴现在可是学得有模有样,把我妈护犊子的本领学得透透的。

回去的路上,Will去甜品店取了蛋糕,又去了大海店里拿了火锅食材。本来谁也没提酒的事,Will却先开口道:“酒就不要买了,我家有的。”

他这一说,所有人又都笑了,想来上次的醉酒给他的阴影实在太大了。

那晚,我们又一大群人聚在了一起,围着火锅边吃边闹。

期间,阿超提议还是喝一杯,Will立刻就说:“哎呀,我胃疼了,你们慢慢喝!”

那求生的样子,再次让大家笑个不停。

不知不觉就到了九点,Will见时间差不多了,拿出蛋糕,还点了他新买的巴黎铁塔造型的香薰,说要让气氛更上一层楼。

看着眼前这些朋友们,我闭上了眼睛,虔诚地许下了我的心愿。

3

几秒后,我睁开眼睛时,接过Will手里的工具,刚把蛋糕划了一刀,说时迟那时快,阿超一下就把我的脸摁到了蛋糕上。

等我从柔软香甜的蛋糕里钻出来时,眼前一片模糊,只能看见他们一个一个都笑弯了腰。我眯缝着眼,伸手一把就抓住了离我最近的Will,用我的脸蹭着他的脸,三两下就蹭得他也跟个花猫似的。

我一气呵成,Will还在愣着,反应过来后抓起一把蛋糕就拍到了始作俑者阿超脸上,顷刻间,阿超也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哎,那个24岁的生日蛋糕,一口没吃,全被我们拿来打蛋糕仗了。

但那个生日却无疑是最难忘的,因为我向全世界分享了我的爱情啊!

晚上我和will睡主卧,小菜和薇薇睡次卧,Joy、大洋和阿超睡客厅。

结果,也不知是不是那天大家玩得太嗨了,晚上就发生了悲剧的事。

Will搂着我睡到半夜时,竟突然给了我一拳,疼得我“哇哇”大叫:“你别弄,我疼。”

Will顿时也被吓醒了,开灯后,见我鼻子竟然出了血,立刻跑出去拿药箱。

睡在客厅的几个人一下子也醒了。阿超抓着头发看了下时间,说:“兄弟,你俩折腾一天了不累啊,这大半夜的还搞,是非得要搞出人命还是咋的?”

4

Will看了阿超一眼说:“你想女人想疯了吧,我做梦和人家打架,结果把她鼻子打出血了,你想什么呢。”

那会儿我跟在Will身后,仰着脖子没法说话,只好哼哼唧唧催他快点拿药。

阿超盯着我看了半天说:“我觉得吧,这哥们就是心里有苦,平时敢怒不敢言,没办法,所以就故意借着做梦报复你。”

我没好气地踢了他一脚,“再废话,我就让你外边睡大街去!”

Will刚好拿药过来,也瞪了他一眼。然后,Will蹲在沙发边给我擦着鼻子,还涂了止血的药膏。阿超饶有兴致地看了半天,说:“哎呀,真是活见久,居然还有这种药膏,竟然还能止血呢?”

说完他还手欠地拿着挤了点药膏,放在鼻子边上闻了闻味道。忽然,大洋恶作剧般地从背后捅了他一下,阿超手里的药膏顿时就直接到了他嘴里。

“啊……呸呸呸”阿超立马作呕吐状,我则笑出了鹅叫声,“报应啊,报应。”

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我路过餐桌,发现昨晚点的香薰直接放在餐桌上点的,没有放托盘,结果把桌子都烧糊了一大块。

那可是我和Will一起去家居市场买的第一件家具,我一直宝贝得很,因此,我生气地又把Will狠狠数落了一通。

5

薇薇见我又在“欺负”Will,忙打着圆场:“小溪,快过来抢红包,大洋这个阔少又开始撒钱了,准备收生日礼了。”

大洋够豪气,他在发小群里连续发了十来个红包,说是为我庆生。然后,他又和小菜一起,单独给我封了个超大红包,这礼物真是实在又好用。

薇薇和Joy则送了我一只香奈儿的挎包,一看就不便宜。

阿超看他们送的礼物非大即重,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们的礼物都好有创意啊,我这有点突然拿不出手了。”

我刚想问他为什么,薇薇眼疾手快,一把抢过了他手里的礼物盒,打开一看,里面竟是各种各样的避孕用品、按摩油和玩具,最绝的是,还有一套男士皮裤。

我都看傻眼了,他这个才叫有创意好吧,情趣皮裤,亏他想的出来。

我还在傻笑着,Will竟已替我接过礼物,还拿出在他身上比划了下,说:“你有心了,谢谢。如果尺寸不合适,可以换码不?”

“我可不是随随便便选的礼物,我可是阿超,这皮裤我可是挑了个最有名的牌子买的,最新款,可贵了,收据在盒子最底下。”阿超很是得意的回复。

Will朝他笑了笑,我则翻出收据看了看,妈呀,一条小皮裤,价格不亚于薇薇送我的那个包,有钱真任性。

6

当然,我也偷摸着在脑海里幻想了下Will穿皮裤的样子,妖娆婀娜,久脱不下,想着想着竟憋不住笑弯了腰。

24岁的生日就这样在我们的打打闹闹中过完了,但却是我人生中一直记忆犹新的一个生日。

也许,24岁算人生的一个里程碑吧!我从没想过会在这一天,把自己的爱情向所有人宣告。但爱情的缘份就是这么奇妙,不经意的一眼,让我们走过了两年的美好时光。

当然,我也从没想过,我们的爱情会持续到什么时候,至少在那时候的我看来,我们是会一直走下去的,毕竟我们也得到了双方父母的认可。

我生日过了没多久,秋季学期就要开始了。因为这学期的内容才是专业课里最难的,因此在选课前,我研究了很久的课表,认真地把每个教授的特色和考试难易度做了对比,最终确定我应该上哪些教授的课。

可事与愿违,到了选课那天我才发现,英国人平时慢吞吞的,但选课的时候却都会使用瞬间移动或是什么诀窍,都抢得飞快,我想上的课竟然只抢到了3个,剩下的就要去捡漏了。

Will正好给我送牛奶,见我一脸沮丧,就说:“你也别闹心,你们中国不是有个词叫‘因祸得福’嘛,说不定教你的教授很合适你,特别喜欢你呢?”

7

他顿了顿又说,“你没几天就又要开学了,这样吧,我带你出去玩玩,散散心,回来就安安心心地好好学习。”

反正没选上心仪的课程,这已成定局,那还不如出去转转,攒点能量呢!而且开学后,一时半会儿也是没得功夫出门的,于是我就点头答应,并问他:“那出去玩我要准备什么吗?”

Will看了眼有些乱糟糟的家里,说:“你准备自己换洗的衣服就好了,其他的交给我,跟着我走就行。”

这话说得多么霸气又宠溺,跟着他走,我当然是放心的。我很快转悲为喜,开心地收拾衣服去了。

说走就走,Will带着我开车往南安普敦的方向出发。一上高速,我就问他:“我们是要去南安普敦?”

结果他摇摇头:“不是,我是带你开车去南安普敦坐船,然后去怀特岛。”

我一听可新奇了,车子还可以坐船?

那是我第一次坐那种人车一起的轮渡。我们把车停放在船的下层,然后回到甲板上时,我看着大海无边无际,心情好到爆表。

此时,刚好有一群海鸥飞起来,曼妙的精灵们在碧海蓝天之间飞翔,发出啾啾叫声,更为那份辽阔增加了许多动感美。

8

我倚靠在船舷上眺望着远方,忽然有海鸥飞到我身边,停在了船舷上。Will见状从包里拿出一个面包,撕成碎屑递给我,“你可以试喂它们,它们不会咬人的。”

“我不敢。”我怕它们跟蜜蜂似的,成群结队飞过来袭击我。

Will拉着我的手,伸到前面,说:“你把掌心摊开就可以了,不用太担心的。”在他的怂恿下,我闭着眼睛,缓缓地地把手伸到海鸥面前。

海鸥果然轻轻地啄起来,Will则请旁边的游客帮我俩拍了张照片,照片里是他抻着我的手,笑得很开心,我则扭过头闭着眼睛一动不敢动,那样子,搞笑极了。

诚如他所说,海鸥很友好,它们不仅没有咬我,还很欢喜地边扑棱翅膀边啄食,动作滑稽又可爱,搅得我的手心一阵阵酥痒。我慢慢睁开眼睛,也咯咯笑起来。

“我还是第一次和车一起坐船呢?好有意思啊。”

“你喜欢就好,回去我们还要再坐一次的。你真是个小孩子。”Will摸着我的头说。

下了船,Will开着车往预定的民宿酒店走,一路上我都在兴奋地拍着视频。

走到一段乡间小路,两边都是那种高高的稻谷堆,只能单侧通行,一次只允许一辆车通过。我指着稻谷堆对Will说:“如果停下来,你过去和谷堆比高,你说是你高还是它高?”

他还没回答,我又自已回答道:“我觉得你不如他高。”

9

他大概没想到我会问这样自问自答,所以他愣了愣,伸出一只手摸了摸我的头,“亲爱的,你这对比的对象有问题呢,我是个人,又不是个物件,这怎么比?”

“你又咋不是个物件,你身上不是有个物件吗?”我邪笑着说。

“你个小坏蛋,又想死了是吧,你给我等着啊,回头别哭。”正说着,车子终于从稻谷堆的路中间拐了出来,眼前一片开阔。

我们到达民宿酒店的时候,房东夫妇出来带路,径直往后院去。

穿过一条鲜花布满的走道,就到了花海中的房间。房间很大,推开房门,一股海风迎面吹来,夹杂着海水咸咸的味道,站在窗户边,一眼就能看到辽阔大海。

我闭上眼,做了一个深呼吸,咸湿的空气瞬间就钻入了我的身体。

“你们是来度蜜月的吗?”房东太太忽然回头问道,脸上是亲切而温暖的笑容。

“嗯,蜜月。”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回,Will已抢答了,惊得我望着他半晌没回过神……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