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美食

太平天国那那些名王的子嗣后代后来都到哪儿去了?

2022年08月03日 05:43:56430

摘要:说起太平天国的“王”,那是有很多很多的。 1863年春,堵王黄文金之弟昭王黄文英在江西被俘,据其供称,天王洪秀全晚年所封王爵多达二千七百余人。 不过,洪秀全天王把王爵分为六等,其中...

说起太平天国的“王”,那是有很多很多的。

1863年春,堵王黄文金之弟昭王黄文英在江西被俘,据其供称,天王洪秀全晚年所封王爵多达二千七百余人。

不过,洪秀全天王把王爵分为六等,其中第五等没有王号,统一叫“列王”,这二千七百人中,绝大部分是“列王”。第六等王,是王字头上加三点,读作“小王”,如果加上“小王”,人数更多,没有一万也有八九千。

所以,您要问太平天国“王”的后代情况,根本没有回答,也没法统计。

那么,就选择其中的名王,即永安六王:天王洪秀全、东王杨秀清、西王萧朝贵、南王冯云山、北王韦昌辉,翼王石达开,外加后期的忠王李秀成、英王陈玉成,一共八王来说说好了。

根据现有史料查考,洪秀全共育有五个儿子,长子洪天贵福即幼天王,被清廷俘获后在南昌施予千刀万剐的凌迟酷刑,很惨。而且,洪天贵福死时才十六岁,没有儿子。

洪秀全的次子早夭;三子天光、四子天明、五子天佑,在天京城破时,身居危城,应该是凶多吉少,没有什么机会活下来了。

展开全文

然而,1997年5月25日,广西太平天国史研究会联合多家单位在蒙山县(亦即洪秀全当年封王的处所永安)发起了一个名为“太平天国与爱国主义国际学术研讨会”,会议中,出席了一个自称是洪秀全直系子孙的神秘嘉宾。

此人姓程,名东让,为安徽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告申庭庭长。

程东让说,1864年,清军攻陷太平天国都城天京,洪秀全的一个王妃携带着自己生的儿子,趁乱逃出了城外,流落到了安徽定远,在一个叫程家湾的地方住了下来。为掩人耳目,王妃给自己的儿子来喜改成了程姓,养育长大,繁衍生息。

程东让说,现在生活在安徽淮南市郊区段湾乡安台村的两百多个程姓村民,包括自己,都是来喜的后人。

可见,现在的洪秀全子孙,枝繁叶茂。

但是,按照程东让的说法,洪秀全就不止只有五个儿子了。

比较惨的是东王杨秀清和北王韦昌辉。

“天京事变”中,韦昌辉、秦日纲等人血洗东王府,把东王府上上下下、老少妇孺杀了个鸡犬不留。

虽说后来洪秀全为了安抚人心,大张旗鼓地给杨秀清平反,把自己的儿子洪天佑过继给杨秀清为子。但一来洪天佑在天京城陷后没能逃出,二来就算逃出,也不属于杨秀清的血脉,讨论这个没有意义,即杨秀清是没有后代了。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1998年4月,有人在美国《纽约时报》汉文版刊登了的大幅免费广告《太平天国东王杨秀清后裔寻找宗族亲人启事》,启事的署名为杨秀清曾孙屠天恩、杨颖(屠丽美)等八人。不久,新华社、人民日报等报刊也相继发布了该启事复印件。

怎么又有杨秀清的后裔冒出了呢?

屠天恩、杨颖(屠丽美)等人的说法与程东让的说法大致相同:即杨秀清有一个名叫“丙照”的幼子,被人在“天京事变”的混乱中救出,由杨秀清的族妹、东殿女官杨水娇救出带到杭州,交一对屠姓夫妇收养,改名为“屠丙昭”。

屠天恩、杨颖(屠丽美)等人说,屠丙昭长大后,娶妻生子,传宗接代,现已延续到第六代,健在于世的有五十余人。

韦昌辉与杨秀清在相争虽然取胜,但后来受到清算,他本人被诛。所幸儿子韦承业没有受到牵连,并在1859年10月随叔叔韦俊在安徽池州投降湘军,在芜湖成家立业,子孙繁多。

顺带说一句,韦昌辉出身于金田村大族,起事之初,举族从军,即太平天国仅三四万人,其中竟有上千韦氏子弟。

可惜的是,这上千韦氏子弟从金田出发,除了韦俊因为反叛得以余脉存留,其他基本上是一去不归,客死异乡。

所以说,韦氏家族是很惨烈的。

石达开一家在“天京事变”中也遭受了灭门奇祸,除石达开一人逃脱后,城里的一家老少全被杀得干干净净。

石达开后来重新组建了家庭,转战于江西、浙江、福建、湖南、广西、云南、贵州,1863年入蜀,受阻于大渡河。为保存属下,石达开携五岁儿子石定忠入清营请死。石达开受剐刑,周身被利刀剜遍,流血至尽,仅滴黄水,其本人神色自若,不吭一声。五岁的儿子石定忠则被骆秉章命人用布包石灰堵口鼻压以淹杀。

相传,石达开入清营请死后,有位刘王娘带着石达开的两个幼子潜出险地,逃到贵州,在乌江的江界河下游八公里处的石家洞避难。

现在,石家后裔在乌江边繁衍生息,人丁兴旺。

类似的情形,还出现在四川涪陵和大凉山彝族聚居区,这两个地区分别有奇怪的姓氏:“陈没”、“车莫”,他们都自称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的后裔。

还有,石达开参加太平军之前,已和他的第一位妻子熊氏生有一子。石达开带队伍前往金田参加团营,熊氏没有随行,而是携子改嫁,改子名为胡永活。现在的广西贵港市(即原来的贵县)有一百多胡永活后人,说是已传到了第七代。

天王、东王、北王、翼王都有后裔现世了,那南王冯云山有没有后裔呢?

根据相关史料,冯云山在去广西之前起事前,在广东花县老家生下七个子女,夭折了四个,剩下的三个:长子瑞明,次子瑞科,还有一个女儿叫冯僧娇。

冯云山的妻子及长子瑞明死于广州。次子瑞科后来到天京,得封为幼南王,但随着天京覆灭,也已一命归阴。

但是,广东花都狮岭冯氏宗亲冯云峰向花都祠堂文化研究会报料,说冯云山有第五代孙冯新伟、冯新林和冯新永生活在狮岭。

冯新伟哥几个说,天京覆亡后,冯云山次子瑞科其实并未死,而是逃了出来,回到了花县狮岭生活。

说完了前期的几个名王,再说说后期的擎天双柱李秀成、陈玉成这两个人的后裔情况。

有史料记,李秀成有儿子叫李容发,其在江西被捕后,由湖南巡抚陈宝箴收养,没多久就抑郁身亡了。

当然,也有史料记李容发只是李秀成的养子,但不管是真子还是养子,李容发并没有子嗣,也不用谈论他了。

李秀成的另一个儿子叫李其祥,被捕时年纪尚幼。沈葆桢在上报清廷的奏章中说:“监禁,俟岁满后按例处置。”即等其年满十二岁施行阉割,发配给功臣为奴。可见李其祥是没有儿子的。

那么,李秀成应该是绝后了。

但是,曾在1939年担任过国民党“江苏省民政厅长、徐海行署主任”的王公玙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撰文说,他该年在灌云、涟水、沭阳交界处的六塘河一带与日寇“游击”时,夜宿农家,曾遇上过一个自称李秀成儿子的李学富。

李学富当时已经八十四岁,自称为李秀成的镇江籍小妾所生,在忠王府里生活到九岁,亲眼见过洪秀全。

李学富透露出一个惊天秘密:即“父亲”李秀成被俘后,并未被处死,而是被曾国藩、曾国荃兄弟偷偷释放,逃到了淮河下游的海州,退隐江湖,老于林下。

李学富的说法,或者说王公屿的说法真伪如何,尚需考证。

但英王陈玉成后代的真实性是比较可信的。

陈玉成是堪与与石达开相媲美的奇男儿、硬汉子。

和石达开一样,陈玉成也遭到了凌迟极刑。佚名《啁啾漫记》记,陈玉成面对利刃加身,“颜色不变,屹立受刑,肉尽而尸不仆”。

陈玉成死后两年,即1864年的6月,天京失陷,陈玉成妻蒋桂娘携带亡夫遗下的爱子陈天宝混进逃难的队伍里出城,本意是逃回陈玉成的家乡广西藤县,但道路难行,最后在湘南兴宁(现兴宁镇)定居下来。1980年12月,在广西藤县县委主要负责人和有关部门的关怀下,英王陈玉成的孙子陈慎初才携一家老少回到祖籍藤县定居并参加工作。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