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美体

成吉思汗和蒙古帝国有多牛,历史书没有说清楚

2022年08月03日 01:29:46400

摘要:一、 公元前215年,蒙恬率领30万大军北逐匈奴700里,攻取河套地区,让匈奴不敢南下牧马。 随后,秦始皇命令蒙恬修筑长城。 秦、赵、燕国的长城被连接起来,成为“西起临洮、东止辽东...

一、

公元前215年,蒙恬率领30万大军北逐匈奴700里,攻取河套地区,让匈奴不敢南下牧马。

随后,秦始皇命令蒙恬修筑长城。

秦、赵、燕国的长城被连接起来,成为“西起临洮、东止辽东、绵延一万余里”的万里长城。

一条长城,分隔了两个世界。

千年云烟,南方中原始终是汉族的基本盘,不论国号如何更改,我们始终认为自己是汉人,如今的户口本上也会写“汉族”二字。

北方草原却风云变幻。

秦汉时是匈奴人、南北朝时是柔然人、隋唐时是突厥人、回鹘人......宋朝开国,他们已经是契丹人。

仿佛草原的天骄始终没有固定民族。

一切,都被成吉思汗结束了。

成吉思汗之前,他们有五花八门的名称,可成吉思汗之后的800年里,草原上只有一个名称:蒙古。

蒙古帝国不必说,随后的瓦剌、鞑靼、察哈尔、准噶尔......等等都是部族名称,或者是国号,在他们内心深处有一个骄傲的名字:

蒙古人。

草原有了精神图腾、共同记忆,才能形成一个固定的民族。

缔造者,成吉思汗。

展开全文

二、

在匈奴、突厥时代,部落首领具有相当大的独立性。

单于、可汗的家族和部落,是统治的核心。

但他们的部落往往不是人口最多、文明昌盛,而是通过战争来征服其他部落,被征服者投降后,换一面旗子向新领袖效忠。

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换了统治家族。

在单于、可汗之下,每个部落都是世袭领袖的私人财产,他们的牛羊和牧民,单于和可汗并没有权力直接调动。

单于和可汗只有赢得部落领袖的效忠,才能维持统治。

所以我们会看到一系列诡异的画面:

匈奴的左贤王、右贤王等等王公贵族,动不动就自恃兵强马壮,起来争夺单于宝座。

“淝水之战”中苻坚战败,后方马上风起云涌,各部落首领纷纷起兵造反,把强盛一时的秦国埋葬。

突厥颉利可汗想攻击唐朝,但是有些部族不想出力,他也没办法......只能用利益引诱。

此时的草原,各部落都是独立的诸侯国,而单于和可汗只是周天子。

听话与否,要看情况。

1206年,铁木真在斡难河源头加冕。

蒙古诸王、贵族、大臣为他奉上“成吉思汗”的尊号,意为:海洋般强大的帝王。

45岁的成吉思汗将和前人不同。

他没有和之前的大汗一样,让部落首领继续当独立诸侯,而是把所有部落的牧民全部打散,编为95个千户。

88个功臣被任命为千户官,统领95千户。

在此之上,还有万户、诸王......而众星拱月的成吉思汗,对万户、千户拥有绝对的调动权力。

他们的职位可以世袭,但必须由大汗认可,驻地和牧场也由大汗分配。他们麾下的牧民和牛羊,大汗也可以随意取用。

这是政治、军事、经济合一的体制。

不好意思,我又要说到组织和体制,这段时间的文中都说烂了,但是没办法,所有的团队中,组织秩序是最重要的一环。

经过成吉思汗的改造,草原版郡县制出炉。

中原的郡县制2000年不衰,草原的千户制也凝聚了蒙古人的全部力量。

此时的成吉思汗,是草原的秦始皇。

三、

有了硬件就成功了吗?

当然不是,还需要软件和APP。

草原部落的记忆都来自口口相传,只要一个部落被灭,他们的荣耀和苦难、悲伤和爱恨、来路和远方......统统化为乌有。

没有文字,也就没有文化。

在讨伐乃蛮部的战役中,一个名叫塔塔统阿的畏兀儿人被俘虏,后来,成吉思汗让他用畏兀儿字母拼写蒙古语。

塔塔统阿的文字,让蒙古文化有了载体。

成吉思汗的命令和法律可以记录在册,供后人使用,由新文字写成的《蒙古秘史》让民族有了共同记忆。

牧民不再是无根野草,而是同文同种的同胞。

共同记忆,才是一个民族的源头。

文字给了蒙古底线,辉煌武功则提高了蒙古人的上线。

成吉思汗的大纛下聚集了十几万蒙古骑兵,他们来去如风,西夏、金国、花剌子模都在蒙古铁骑下灰飞烟灭。

随后几十年,蒙古铁骑攻灭数十国,版图扩张到3000万平方公里,最远处兵锋直抵维也纳城下。

蒙古帝国东西长1万6千里。

海滨东方早已月上枝头,西方边境才正值烈日当空。

数千年历史上,人类从未有过如此浩瀚的国度,那是欧亚民族的苦难岁月,也是蒙古人的黄金时代。

人们总是对辉煌刻苦铭心,对屈辱选择性遗忘。

成吉思汗及其子孙的时代,成为蒙古人心目中不可磨灭的烙印,也是一座高大雄伟的丰碑。

先辈的辉煌武功,让他们感到无上荣耀。

成吉思汗把蒙古的上线,拔高到与汉族相等的地步。

文字是底线,武功是上线,共同缔造了800年不断的蒙古族。

此时的成吉思汗,是草原的汉武帝。

四、

2010年,我在内蒙古生活了几个月。

真实的感受到,什么叫做成吉思汗崇拜。

稍有档次的场所,经常会悬挂成吉思汗的画像,庄严肃穆到让人恨不得一进门就三鞠躬......文印品上有头像,广场也有雕塑。

我想买几幅毡画带回去,选来选去,80%的图案是成吉思汗。

长城以北,成吉思汗早已和土地上的人们血脉相连。

归根结底,他缔造了蒙古族。

在此之前,草原上只有部落、牛羊和杀戮,牧民没有引以为傲的精神,和皮鞭下的牛羊没什么区别。

而在此之后,他们有了文明的火光。

对比一下汉族。

我们的精神源头和历史记忆,来自哪里?

炎黄二帝。

在炎黄之前,没有所谓的华夏和汉族,只有遍布中原的部落。那时的我们,茹毛饮血如同野兽。

炎黄二帝征战千里,或驱赶、或同化,把周围的部落全部纳入中原的框架中,然后兴农业、劝织布、修兵甲......才形成民族的基本盘。

日后的三皇五帝皆由此而来。

炎黄二帝,就是汉族的神明。

那么,成吉思汗在蒙古的成就,不亚于缩小版的炎黄二帝。

我们有多么崇敬炎黄,蒙古人就有多么信仰成吉思汗。

他们都是民族的创世神。

五、

所谓民族,到底是什么?

血统、种族、姓氏......或者地域?没错,这些都可以成为民族的标志,但绝不是根本。

以血统、种族区分的,只能成为部落。

高大的门槛横亘在那里,把门里门外分成泾渭分明的世界,也把想容纳进来的潜在人口,都排除在外。

这样的部落可以发展,但终究有限。

真正构建民族的内核,是精神图腾和共同记忆。

礼乐和征伐,让上古部落汇聚到炎黄的大纛之下,经数千年演进,共同记忆让他们成为华夏先民。

汉朝以后,正式成为汉人。

而炎黄,终究只是精神图腾。

我们总说自己的炎黄子孙,其实是一种精神认同......如果都认为自己和炎黄有血脉关系,那么,其他先民的后代哪里去了?

他们不生孩子吗?

炎黄二人繁衍出14亿中国人,细思一下,还是蛮恐怖的。

所以说,血统论就狭隘了。

回到成吉思汗。

在万里草原,成吉思汗的乞颜部依然是大海中的水滴,而蒙古部族也只是草原的一份子。

他用制度、文字和武功,构建了所有部落的共同记忆,然后自己又化身蒙古的精神图腾。

真正把所有部落融为一炉。

从民族演进角度来看,汉族和蒙古都蛮相似。

六、

人类未来,是否会继续演进呢?

会。

只是民族和世界的演进过程极为漫长,个人生命短暂,犹如白驹过隙,只是参与其中的小水滴,根本看不到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但不可否认,这个过程在继续。

千百年后的世界,我们已不能想象。

变化的是名字、口音,不变的是完成演进的精神内核。

有容乃大。

每一个推进民族演进的领袖,都值得赞颂。

1206年,铁木真被推举为蒙古大汗。为了检阅军队和分配牧场,决定在每年的农历6月,召集贵族聚会。

他们比赛射箭、骑马和摔跤,胜利者将万众瞩目。

800年后,那达慕大会依然在继续。

而草原上巨大的成吉思汗雕塑,已在风沙中沉默多年,他们伫立无声,也向岁月诉说着曾经的故事。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